剑意无双誓

沉迷金光中。本命剑剑,本命CP苍离杏花,封宇星移,豪药不拆。

哎~又是古早的草稿,现在才拿出来线,还懒得上色,我这个大废人,依旧BUG满满

有时候真是觉得,不管是用计还是什么,就算是为了心爱的人,如果心爱的人不明就里,被隐瞒,而心灰意冷导致自寻死路,那真是用尽天下良计,也于事无补了。


不可说(续)

重新续了一版比较满意的。



———彼岸情毒———




剑无极对温皇这个人真是喜欢不起来,做事奇奇怪怪,说话也奇奇怪怪,可偏偏所有人都来找他,求他。说起来,温皇对其他人一直都是和颜悦色,鲜少露出不悦表情,可是一对上他,不是利刃相向就是出口讽辱。


但话又不能说的太死,自从温皇重塑经脉醒来,有时候剑无极都觉得他和蔼客气了很多,以至于那时候他被西经无缺丢下悬崖,居然有那么一瞬间,以为温皇会来救他,真是黑夜里待久了,被鬼迷了心窍。


剑无极揉了揉胸口,马上就要月中了,胸口的彼岸花纹开始轻微的发热发烫,弄得整片皮肤都有些麻痒,不舒服得很。


前阵子因为不愿意被闷在屋子里,剑无极打算偷偷溜走,结果被任飘渺逮住,好一顿胖揍,直接让他在床上躺了七天,刚能下床那会,手脚都是软的。


剑无极哆哆嗦嗦的问温皇自己究竟中了什么毒,为啥要用这种近乎软禁的方式对待他,温皇当时只是瞥了他一眼,告诉他这毒无解,每月十五月圆之夜发作一次,中毒者无意识更没有记忆,放他出去乱窜,只会祸及他人。


剑无极不乐意了,那发作只是一夜时间而已,发作之前回来不就好了。而且他温皇什么时候也关心起其他人来了。温皇听后给了什么反应?宛如三尺寒冰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瞥过来,一句话堵死了剑无极设想的所有可能:“依你停不住的性子,只会加速体内毒素流串,提前发作,到时候伤害几个无辜百姓事小,若是伤到了俏如来等人,你自己也无颜面再苟活于世了吧。”


剑无极长叹一声仰躺在床铺上,他跟那个老变态可不一样,别说俏如来他们,就算是寻常百姓,他也不愿意伤害的。这个时间也睡不着,剑无极索性爬起来,既然不能出门,那院子里能让他活动一下筋骨也是好的。捏捏有了些肉感的小肚子,剑无极觉得这样下去,自己可能会变成一个大胖子。


折了根树枝比划起剑招,剑无极信了温皇的话,也不敢太用力,就那么胡乱划拉着,突然又想起温皇说的那些话,他还是把俏如来当成自己无缘的女婿一般看待,哪怕凤蝶已经嫁作他人。可惜凤蝶与他剑无极更是有缘无分,温皇对他的态度,也没因为这件事有多少改变,差点忘了,做不成翁婿,还是仇人啊。


胸口猛的一抽痛,剑无极毫无防备,呻吟出声,冷汗顺着脸颊滑了下来。明明还没到月圆之夜,而且跟上次发作之前的感觉也不同。剑无极努力撑稳身体,拉开衣襟查看花纹,却看见每朵花瓣处都开始向外渗血,绵密宛如利刃凌迟一般的疼痛在蔓延,剑无极疼到极处,两眼一翻,歪倒在地上没了意识。


温皇抱着几本书出来,就看见躺在地上的剑无极,起初只是瞥了一眼也没太在意,一股浓郁的血腥混着花香却被风送到他的鼻尖。温皇皱了眉头,这才走近将剑无极的身体翻过来查看。只见剑无极的衣襟已被鲜血浸透,胸口处溢出的甜腻花香让人作呕,面色苍白连一向红润的唇都变得灰败。不知道这个废物又做了什么,不把自己作死不罢休。温皇托起剑无极的身体快步带他回了房间。


撕开跟皮肤有些粘黏的衣衫,温皇试着用温水湿过的布巾擦拭掉剑无极胸口的血迹,只是才刚擦干净,那些地方就紧接着冒出血珠,温皇丢下布巾直接施针止血,也只是略微见效。


不得已,温皇只好伸手拍拍剑无极的脸,想把人拍醒,打了好久这人才给了他一点回应。温皇看着剑无极有些浑浊的双眸,眼神也渐渐冷下来,手指伸出按在剑无极有些柔软的肌肤上,顺着他的身体曲线缓慢滑过,得到一声呻吟与瞬间升高的体温。


温皇正想直起身,一双手臂缠绕过来压在他的肩颈处,发作的人此时傻兮兮的笑看着他,还不住的贴靠过去,想让他帮自己降温,温皇的双手抚上劲韧的腰肢,任由剑无极牵引他双双倒向床铺,一夜未眠。


剑无极做了一个梦,梦中的他身处一片彼岸花田,有那么一炷香的时间,剑无极都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,现在踏上了这条黄泉路。独自一人走着看不到尽头的黄泉路,剑无极本以为自己会难过,会消沉。可是这些负面情绪都没有出现,他只是平静的缓慢的前进着。脚下是湿软的泥土,身边是红似血的彼岸花田。


一双手臂从剑无极身后伸出揽住他的身体,阻止了他继续走下去的步伐。剑无极想回头,奈何那人梏得太紧,让他受制,最大限度,也只是看到了那人浅色的衣袖而已。剑无极挣扎无用,索性放弃抵抗,靠在那人胸口上。突然之间,红色的彼岸花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为白色,一阵大风袭来,吹卷着细长的花瓣漫天飞舞。


身后的桎梏松了力道,剑无极抓住那人的手臂回头去看,却见那人散着长发,穿着淡蓝色的中衣,本该是面容的地方,此时此刻是一个幽暗深邃的漩涡,漩涡里星光点点,似是把整个星空都吸入内中。然后,剑无极就看到,那本没有容颜的漩涡露出了白齿对他一笑。


一声惨叫,剑无极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很是胆大,却还是被如此惊悚的场面吓到。汗水滴下砸在他的手背上,这才喘着粗气用袖子擦了擦脸。


余光处有人背着他坐在桌前,散开的长发铺在身后,剑无极皱了一下眉,他从未见过那人如此不修边幅的模样,于是试探性的唤了一声:“温皇?”那人微微侧头,回应了他:“你醒了。”


刚下了个CSP玩玩,感觉好有趣啊~~

感觉续的不好,抹掉


不可说

脑洞还是依旧只在闭着眼的时候降临,但是等到清醒以后写出的故事,除了主干,大约也没有一处相同的了。故事起源不在,或许就只是为了后续吧。


这脑洞原本是个,温剑赤剑的故事,可是敲击出一部分以后,我自己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了。



————爱抚我剑————







剑无极是带了一身毒回到还珠楼,踉跄了没两步腿一软跪在了地上,上半身趴在了温皇的躺椅上,唇角的血溢出来,沾染了毛垫的一角。


温皇从内中来到庭院时,看到的就是一个不省人事的臭小子弄脏了自己的地盘,他也不急慢步走近,只有眼中一闪而过的寒芒,召显了他此刻内心的不爽快。


单手抓住剑无极的后衣领将人半提起后又迅速甩开,温皇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忍不住一句“废物”从口中飙出。躺椅上的毛垫已不能再用,索性扯了缠住剑无极,再吩咐手下将他抗回客房里。


温皇静静的看着昏睡在床上的剑无,伸手在他颈侧用二指测了一下脉搏,指下脉搏太过用力,好似即将喷发的火山,血液在经脉里沸腾涌动。温皇皱眉,是谁这么无聊下这种毒。


床上的人突然呜咽一声,开始轻微的挣动,随后又开始激烈的动作着,力气似乎也瞬间变大,扯开缠在身上的毛垫不说,连拉带撕的将自己的衣物也扯得破烂,衣物上的装饰接二连三的叮叮落地,滚在温皇的脚边。


指甲抓挠的红痕很快在偏白皙的皮肤上布满,剑无极紧蹙着眉头,嘴里发出无助的呻吟,最后居然在手腕的血脉处用力掐下,似是要从此处将全身血液放尽他才能舒坦。


温皇用扇柄拨开剑无极的手,摸出几只银针分别刺向他身上几处大穴,制止他的自残行为,随后又拿出一只冰蚕蛊放在剑无极的胸口处。不消片刻,白皙的胸口部位以冰蚕蛊为中心,红线开始向外扩散,迅速织成了三朵娇艳欲滴又彼此纠缠的彼岸花。


温皇的双眼眯得更小,手指凑过去沿着花瓣的走向轻轻滑动,剑无极被这麻痒感刺激,又再度挣扎起来,被他扯烂的衣物随着他的动作掉落在地。突然剑无极一把抓住温皇的手指,攥紧后引导着些微凉的手贴着自己的胸口向上而行,直到颈侧再到脸颊,舒服的感觉让剑无极无意识发出一声喟叹,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般在那掌心中乖顺蹭动。


温皇一直顺着他的动作并无做出其他举动,直到剑无极一脸满足的汲取着他手上的凉意,那双本就幽深的双眸再暗了一度。




剑无极清醒过来的时候,只觉得头昏脑涨,身体也酸疼无力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最后的记忆也不过是在林中中了别人的暗器。那之后呢?发生了什么?


剑无极晃晃头,掌下的柔软让他稍微回了些神,这才抬起头打量起周围,这房间看着甚是眼熟啊,他这是被人救了?那么偏僻的暗林,谁会救他?而且就算真有人救了他,为何这房间看着眼熟,好像…好像他在还珠楼的客房……


剑无极的脑袋像被钟摆狠狠敲击过,他在还珠楼?他怎么会在这里?那暗林与还珠楼相隔甚远,总不至于有人搬运他来此,更何况温皇懒怠的性子,让他主动救助更无半点可能。那会是自己无意识寻来?他知道只有温皇能救他,所以完全无意识的就自己寻回来了?


剑无极被自己推断吓得一个哆嗦,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居然如此信任温皇,早知道温皇可是一直以他受苦受难为乐趣,又怎会真的救他。剑无极看着地上自己散乱的衣物,伸手去抓,不料腰肢刚刚弯动,从尾椎处传来的麻疼让他直接趴在了床上。


强忍着咬唇才没让丢脸的大叫喊出,剑无极哆哆嗦嗦的抓起自己的衣服,一抻一抖之下傻了眼。这是他的衣服?怕不是从垃圾箱里捡来的乞丐装吧……好在衣物虽然破烂也还未到衣不遮体的地步,剑无极一边穿套一边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掐痕,虽然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是靠近温皇,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,他得赶紧离开。


脚趾沾地的那瞬间剑无极差点跪在地上,真是彻底理解了什么叫做“两股战战”,一路扶着墙壁,还三步一喘歇的速度,剑无极终于看到了外面的太阳,差点就痛哭流涕了。打眼在庭院里一看,温皇并不在,剑无极心中暗喜,趁那老变态不在,走为上策。


痒痒的羽绒感从他颈侧蔓延开来,剑无极抖了一下,立在当处一动也不敢动,身后的人悄无声息,不用看也知道那人是谁,但两人都没有说话,时间一长,剑无极觉得自己快要站不住了,才缓缓歪了一下头,看清肩头的孔雀羽时也确定了身后人的身份,剑无极内心一阵哀嚎。


温润又透着些凉意的声音响起,倒是温皇先开了口:“怎么,跑来求救,好了就想偷跑,连帐都不结一下吗?”


6.30号画完的线稿,10.30号上完色233333333

标签真可爱~~太应景了~还那么好看!!!

最近的收获o(≧v≦)o

看着《鎌仓物语》的时候,突然就想到了,如果王相逛庆典的话,该是什么样子呢~~


17号泉兔兔的生日~~之前忘了发~这里也放一份

兔兔生日快乐~❤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