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意无双誓

沉迷金光中。本命剑剑,本命CP苍离杏花,封宇星移,豪药不拆。

失忆后的故事(十八)(温任剑)

恩恩,大概是快要结束了吧。



———剑剑,你还好吗?———




黑衣人数众多,不停的攻击变换中,将两人分散的距离越来越远。剑无极一边格挡住攻击,一边分心看向温皇的位置。温皇左右躲闪着,偶尔用羽扇格挡,蓝色的毒雾萦绕周身,片刻后太靠近他身边的黑衣人,一个个支撑不住倒地。即便如此,剑无极还是不放心,一刀挥开攻击过来的敌人,撤开脚步转身就往温皇的方向奔去。


可惜剑无极的速度快,黑衣人众也不是吃素的,察觉到剑无极的动态,立马就围拢过来阻断他的去路,势必不让两人聚合。剑无极的体力在不断被消耗,迎战同时还是忍不住吐槽:“为什么还没结束,怎么反而越来越多啊!”手背被利刃划伤,虎口也被震出了血,手中的逆刃差点就脱手飞出。


温皇轻松躲开其中下劈的一刀,眼神瞥到剑无极的方向,就见他浑身上下已经添了不少血痕。虽然看去并无大碍,但是温皇的脚步还是开始向剑无极的所在移动:“剑无极,要小心啊。至少要留下一个活口,才好有筹码啊。”


剑无极听他悠闲语气,没由来憋出一股气:“知道了!都什么时候了,还这么老神在在,要是受伤了,别指望等下我拖你回去!”剑无极双手撑住逆刃挡下劈来的刀刃,对方力气大的惊人,双腿疲软的被压成了马步姿势。全身的力气聚集在双臂上,爆发出一瞬的力气挥开对方的刀。怒气冲冲的转了头对着温皇吼了句。


“剑无极!!”温皇少有的大声喊了出来,战斗中分神最为大忌,尤其是在剑无极现在的状态下,黑衣人抬高的武器利落挥下,目标居然是剑无极的手臂。林子里爆出一声凄厉的狂嚎,一条断臂被击飞上天而后伴着飞溅的鲜血重重落地。


剑无极呆愣在原地,被击退的黑衣人捂着自己的断臂不断发出哀嚎,这一举动甚至震慑了其他人,一时之间居然无人敢再上前。只有隔断在剑无极与对方之间,一身白袍淡发的人,剑者手中的剑势起招,霎时飞天走地的剑气化为实体,上下咬合,将一众黑衣人撕裂殆尽。


剑无极愣愣的看着那人背影,一动不动。忽然背后一道银光闪起,剑者先一步察觉,转身之时手中长剑飞出,直冲剑无极面门而去,却是擦过剑无极面庞刺入身后侥幸躲过剑气的黑衣人。利刃穿胸而过,鲜血从后方溅了回头的剑无极一脸,温热的感觉似是让剑无极回了神。


剑无极抬手摸了一把湿润粘稠的脸颊,手指上沾染的血迹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。脑袋里嗡地一声,似有千万把针尖齐戳。剑无极猛地抱住头跪在了地上,扬天狂嚎。一旁的剑者对他的变化亦有些微震惊,抬起的手又落下,居然踌躇要不要上前探视。


“任飘渺……好玩吗?”安静下来的剑无极突然哑着嗓音吐出一句话。白衣的剑者瞳孔骤缩,擂鼓般的心跳一声大过一声:“你在说什么?”自己还未到耳聋眼花的年纪,方才他的名字确实是从剑无极的嘴里叫出来的。


“我说……任飘渺,这样耍我,是你的新游戏吗?那么……好玩吗?你愉悦到了吗?”缓缓站起身,剑无极抬头直视着面前的人。只是那双眼睛中看不到之前所拥有的光彩,只剩下暗沉沉如旧金属般的黯淡。


任飘渺万万没想到,他会在此时此刻此种刺激下恢复记忆:“吾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转手负剑,任飘渺侧了身子像是要离开一样,显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。


“任飘渺!神蛊温皇!!!你骗我很好玩吗?!”剑无极终于忍不住大吼出声,揭露出所有对方想要隐藏的事实。任飘渺脚步顿住,一时间竟是无言。


剑无极冷笑一身,率先转了身子:“抱歉,这个游戏我玩不起,不奉陪了。”抬脚准备离开,凌冽的剑气从后方射来,剑无极头都未回,只闻清脆的兵刃相接,一把银枪被剑气弹开飞回主人手中,剑气亦被格挡消散在空气中。


雪山银燕挡在剑无极身前,戒备的瞪视着任飘渺:“你又想做什么?!”剑无极拉住雪山银燕的衣袖,再也没看向任飘渺:“希望以后,我们彼此都不会再出现在对方眼前。银燕,我们走。”


任飘渺淡紫的瞳色逐渐变深,无双插在脚边,目光紧紧盯着离开两人的背影:“剑无极,就算这是游戏,你我皆入局。我还在,你怎能离开。”
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