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意无双誓

沉迷金光中。本命剑剑,本命CP苍离杏花,封宇星移,豪药不拆。

夺舍

恩恩~~因为今天在群里说起来的话题,所以,这算是一个(温/我剑)?


————剑,我会宠你的————



身体直线下坠的感觉很差,失重,耳边的风似乎要把耳朵从身体上撕裂下去。头晕目眩,脑仁都要被抛出脑外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重物落地的声音从体内回响,五脏六腑都移了位。



试着抬起手臂,还好,能动。缓缓睁开双眼,眼前的一切都不同于现实。古典的房间,精致的装潢,古朴的窗框,典雅的书柜,身下似乎是柔软的床铺。淡淡的花香飘入鼻息,空气清爽。



只是,视线所及范围之内,似乎有限,想努力睁大一些,却好像已经是极限。身体的感觉也慢慢找回,不再像之前刀剐般的痛苦。双臂撑起身体,墨蓝色的长发随即滑过肩头垂在胸前。



是不是有什么不对?



起身看到桌上的铜镜……什么年代了,还用铜镜?模模糊糊……等下?这个人…………



屋内惊起一股气浪,把房间的门窗都炸了出去。



屋外跑进来一个人,一脸的惊疑不定。蓝色的长发,蓝色的衣物,熟悉的面孔,熟悉的眼神。



两三步跨到他面前,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但是看对方的,就知道怕是自己一脸痴笑被他当成变态了。按住他已经覆上刀柄的手背,开口:“剑,我…………“



然后那人一脸惊恐,甩开我的手跑了出去。“蝶蝶!!!温皇疯了!!!!!”的声音回响在整个还珠楼里。



默默吞咽下口水。未免被其他人看穿,只好先行梳妆打扮。待一切整顿好才悠闲出门。迎面匆忙赶来的二人停下了脚步,一脸探究打量。



羽扇摇晃两下,向前一探:“如此匆忙,是怎样了吗?”



好听的女声传来,让人心情愉快:“主人,方才剑无极说你疯了。”



“哦。你去忙吧,剑无极留下,吾也想知道,自己是怎么疯的。”



凤蝶无视剑无极拉扯她衣袖的动作,去忙自己的事情了。剩在原地的人还是一副随时准备落跑模样警惕着。



剑无极,你觉得,上天给我这个机会,还能让你跑去哪里呢?



悠悠叹出一口气,想要欺负人的心思涌上心头。走到躺椅前翻身躺上去,这感觉,不差~~,抬扇招呼那人过来,并且示意让他坐在躺椅一侧。



蓝色的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真是难为他的高速。轻声一笑,见他又后退了几分。闭上双眼在脑子里计算,怎样才能将这个小家伙牢牢抓在手中。



有人的气息缓慢靠近,半盏茶的时间,才听见让自己魂萦梦牵的声音响起:“你真的是温皇吗?你真的没事?还是那个温皇?为何方才你看我的眼神,好像另一个人,还……还那么恐怖……”



咳……那不是刺激太大,一时没忍住嘛~“你的问题真多,只能问到一个答案,挑吧。”



“你真的是温皇?”可爱的孩子忐忑不安的坐在石桌对面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过来。



“温皇一向以诚待人啊。”羽扇在胸口轻轻扇动,如果不是温皇,就无趣了啊。



看他一瞬间放松下来的神情,心念一动,只想把他紧紧护在怀中。只是……现在,不宜操之过急啊。



日子还久,慢慢来,一切都会有所改变的,不是吗?


评论(10)

热度(24)